新京报举办智库学术沙龙 热议新经济新就业

原标题:新京报举办智库学术沙龙 热议新经济新就业

  近年来随着以“共享经济”为代表的新经济发展,人们生活方式发生诸多改变。新经济带动就业增长还有多少潜力?新经济劳动关系如何界定?鼓励新经济发展与保障“网约工”权益应该如何平衡?7月19日,新京报举办以“新经济、新就业与新型劳动关系”为主题的学术沙龙,就上述问题进行探讨。

  沙龙邀请了人社部中国就业促进会副秘书长刘明媛、国家信息中心分享经济研究中心副主任于凤霞、社科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人力资源研究室主任高文书、中国劳动关系学院劳动关系副主任闻效仪、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首都经济贸易大学劳动经济学院副院长兼北京市劳动和社会保障法学会秘书长范围、首都经济贸易大学新就业形态研究中心执行主任张成刚、北京市康达律师事务所律师兼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硕士生导师韩骁参与研讨。

  国家信息中心数据显示,2017年我国共享经济市场交易额约为4.92万亿元人民币,比2016年同比增长近一半。非金融共享领域(包括生活服务、生产能力、交通出行、知识技能、房屋住宿等)市场交易额约为2.09万亿元,比2016年同比增长2/3。

  刘明媛表示,“新经济、新技术催生出更加灵活、多元的就业形态,主要表现在工作时间更加灵活,可以自由掌握、分配自己的工作时间。可以兼职、可以专职,同时还可以满足我们作为自由职业者的渴望。”

  此外,数据显示,2017年我国共享经济平台企业员工数约716万人,比2016年增加131万人。即城镇每100个新增就业岗位中,约10个岗位来自于平台企业。但通过互联网平台提供服务的劳动者(即“网约工”)的数量则是平台企业员工数的10倍左右。截至目前,我国“网约工”人数已达7000万人左右,同比2016年增加约1000万人左右。

  刘明媛说,对新的业态高看一眼,放水养鱼。高看一眼就是将新就业形态作为经济发展和扩大就业的新的增长点,给予大力鼓励和支持。放水养鱼就是要先沿着放开搞活的主线或者思路引导其健康发展,发展起来之后再逐步进行规范。

  新经济带来新突破

  人社部中国就业促进会副秘书长刘明媛认为,新经济带来了“新突破”。一方面,这种突破可以用“迭代性”来表述。一个高端技术产业的产生,促使许多传统岗位消亡的同时,也创造了许多新的岗位。另一方面,刘明媛认为新经济突破了人们对传统经济的认知,新经济带来的新就业形态具有多元性、灵活性的特点,这种特点也体现在改善分配方式、提升就业质量方面。

  总而言之,刘明媛表示,新经济发展带来的就业增长潜力是巨大的,但不能回避新经济背景下就业发展面临的挑战,即就业界定的不适应、人力资本匹配的不适应、保障体系的不适应、权益保护的不适应和社会制度的不适应。

  她建议,首先,态度上要对新的业态高看一眼,“放水养鱼”;其次,政府层面应该统筹规划,具体来说,要做到填补空白和纳入盘子、扩研政策和制度创新、搞好保障和确保权益的三个结合;再次,针对人力资源要强化培训、塑造精深;最后,对于新经济要进行生态涵养,举全社会之力构建多元创新格局。

  共享经济促进灵活就业

  于凤霞称,新的就业形态包括共享经济、平台经济创造的新就业岗位。在转岗就业问题上尤为明显,当一个人没有固定工作但需要收入时,这种机会是非常宝贵的。共享经济发展为一技之长的自由职业者提供更多的灵活就业机会。以前总是强调创业是就业的渠道,以往人们就业往往是找一个固定单位。现在,共享经济也好,平台经济也好,它们为创业式就业提供很多机会。

  “面向未来,当灵活就业群体越来越大的时候,我们有没有可能形成一种基于工作交易关系的劳动关系?”于凤霞表示这是一个需要思考的问题。

  新经济带动就业是世界性趋势

  高文书称,数据显示,近五年来,国有和集体部门就业人数在减少,个体和私营部门就业人数在快速增长,增长的人数就在这(新经济)里面。“新经济发展快不是感觉出来的,可以用数据表述出来,在2016年,新经济对于中国GDP和就业的带动就已达到了8.1%和6.4%。”

  欧盟也在关注新经济新就业的问题。欧盟“数字工作者”占11%,这是一个世界性的趋势。高文书认为,中国在传统的行业,像制造业,在前三次革命当中是跟随者,现在新经济的发展有目共睹,中国是新经济的第一梯队。

  “网约工”需要温暖

  闻效仪表示,新经济一定程度上也是劳动密集型的经济。劳动密集型的经济是高就业的、低技能的、低工资的,也是流动性比较高的。



Copyright ©2002-2018 快三投注平台www.granadopr.com版权所有